当前位置:主页 > AB胶 >

湖南坤德公司股东肖某之子涉黑

发布日期:2021-07-06 10:07   来源:未知   阅读:

  执法者理应秉持国家法律法规,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然而,近年来在益阳市政法队伍中出现了系统性问题,法律成了一纸空文,知法犯法者越来越多,究其原因,主要是政法系统领导漠视了政法队伍建设。从湖南坤德公司股东肖阳春之子张长权涉黑涉恶、寻衅滋事、转贷牟利等犯罪一案中可以看出,执法者的无知与软弱。

  2019年张长权抢夺公司公章不到一年的时间,开支“和天下”烟四百多条,当然,我们不知道这四百条“和天下”有多少送给了保护张长权违法犯罪行为的人,我们知道一个湖北人能在益阳手眼通天,我们不知道这四百条“和天下”有多少送给了政府官员,我们只知道张长权长期吹嘘和某些领导兄弟相称,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何况一个涉嫌犯罪的奸商怎么可能和党的干部成为兄弟呢?我们不知道这四百条“和天下”在张长权违法犯罪过程中发挥了多大的作用,但是我们知道被害人连向一些部门反映情况的权力都被剥夺,领导不是不听就是见不到人。我们不知道这四百条“和天下”送给了谁?我们知道某基层派出所所长还在睁眼说瞎话,连被害人的股份都被否定。张长权声称烟自己抽了,四百条烟会把你熏成腊肉。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四百条烟送出去了,开炼机_百度百科 2021-07-01。张长权等人的犯罪行为没有被打击。我们相信真理、相信正义、相信党、相信法律。害群之马不可有,公平正义不可无。这些人总有一天会跪在法律面前。

  有的人看见有钱人,就两眼放光腿发软。有的人看到有钱人就黑白不分,自从当事人实名举报湖南坤德置业有限公司股东肖阳春之子张长权寻衅滋事、偷逃国家巨额税收、抢夺他人财物、违法放贷、殴打他人、转贷等罪以来,一些政府官员的冷漠丑态和一些政法干警对法律的漠视,给受害人造成了极大伤害,他们选择的不是秉公执法,而是想方设法帮犯罪分子开脱,被打竟然定性为互殴,被打还不能自卫,一个弱女子被打还要接受某所长的处罚,这是什么强盗逻辑?有的人在证据面前选择沉默,有的人选择避重就轻,有的人则选择明目张胆的庇护,难道这就是公平正义?难道这就是社会主义法制所倡导的惩恶扬善?我们在与受害者的交谈中了解到。个别政法部门领导不调查,瞎批示,践踏了国家法律。其实,这些人不是不懂得法律,也不是不了解事件的真相。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礳,“礳”是能碾压邪恶的法律,“鬼”自然就是这些知法犯法者。法不可亵渎,我们深信,在社会主义法制建立健全的国度里,正义绝对不会缺席,与此同时,我们郑告那些关系网保护伞: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镜头一,地点:益阳市赫山区南市场棚户区改造项目部2楼;时间2020年4月9日下午2点23分欧国庆带人在公司实施打砸。

  镜头二,地点,益阳市赫山区南市场棚户区改造项目部二楼;时间2018年11月6日下午5点20分,张长权指挥欧国锋殴打徐志君至头破血流,抢夺公司公章、财务U盾。

  镜头三,地点,益阳市赫山区南市场棚户区改造项目部二楼;时间2020年7月2日下午3点57分张长权亲自动手殴打赵亚丽构成轻微伤。

  湖南坤德置业有限公司股东肖阳春之子张长权是一个典型的涉黑涉恶代表,长期和犯罪分子欧国庆(因暴力犯罪被判刑5年)以及社会闲散人员欧国锋、樊欣、桂思卫(此人在谢文彬手下做事)等人纠集在一起,以暴力相威胁,为非作恶,经常对公司员工或股东任意进行打骂,寻衅滋事,故意伤害他人。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扰乱公司的正常经营。张长权涉嫌偷逃国家巨额税收,利用中央支持小微企业的贷款进入房地产业,更加可恶的是利用贷款放高利贷,张长权所办工厂生产502和AB胶严重污染环境,给当地群众造成极大的伤害,张长权伙同妻子等人伪造国家公章和公文(其妻和妻弟被刑事拘留)张长权明目张胆的践踏国家法律法规,罪不容赦。

  益阳市赫山区南市场棚户区改造是城市文明建设的一项重大工程。2017年,因李德坤退出坤德公司,在某工商局孙强的引荐下,张长权等人以3095万元购得坤德公司李德坤所持股权并承诺后续向南市场项目和715项目投入全部建设资金。*持股为赵振宇50%。

  2018年2月23日,南市场改造工程开始启动,从一开始,张长权不但没有遵守协议和承诺,长期资金不到位,至今张长权等人没有投入一分钱项目资金。而且张长权从入股前到入股之后就开始算计股东,目的就是要一个人控制公司,排挤股东,独揽公司大权,侵吞公司及股东利益。2018年11月6日下午5点20分,张长权用电话向袁子牛索要公司公章、印鉴、财务U盾,在袁子牛明确拒绝的情况下,张长权指使其表弟欧国锋开始对袁子牛派遣的财务人员徐志君实施暴力抢夺,拳打脚踢,将徐志君打翻在地。欧国锋并没有善罢甘休,用脚猛踩徐志君头部,打得徐志君血流满面,场面十分血腥。在徐志君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欧国锋并没有停止自己的暴力行为,三番五次欲对徐志君进行殴打,幸亏同事及群众及时制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在这情况下,张长权不是出面制止欧国锋的暴力行为,更不是送医救人,而是亲自上阵,抢夺公司公章。张长权、欧国锋等人的暴力行径,作为执法的公安部门没有严厉打击暴力行为,难怪张长权吹嘘:我和某些领导都是很好的关系。张长权涉黑涉恶问题向上级反映以后,引起了省委巡视组领导的重视。但是,总有一些害群之马为了利益当保护伞,庇护犯罪,这些人想方设法模糊焦点,欺上瞒下,作为政法干警,应以事实为根据,法律为准绳。客观、公正、公平进行调查处理,绝不能头顶国徽,身披狼皮,践踏国家法律,应该有一点社会正义感和担当,而不是追求情感与利益。

  张长权进入该公司后想方设法逼迫股东签订一系列不平等协议,无钱支付3840万元土地款,而赵志强运作两个项目,前期花费的资金就在八千万元以上,正是由于张长权无钱投资,开始暴力相向,用严洪波的话说:连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针对任何股东动不动就打人。张长权为什么会如此猖狂呢?首先,张长权有一个阴险狡诈的参谋长婊舅孙强(孙强系益阳市工商局朝阳分局工会主席,在职)。孙强长期不务正业,以请病假为名,长期参与张长权两个公司的经营,在张长权背后出馊主意,他们采取的办法是赶走小股东,拖死大股东,达到非法侵占他人利益的目的,为了达到他们的这一丑恶目的,张长权采用“卡”“挤”“打”“抢”四个步骤,卡资金,不投入或少投入,张长权了解到赵志强被南市场和715项目拖了八年,花费了大量财力物力,负责累累。张长权断资金链就是达到逼迫赵志强签订“张长权投资款计算利息,优先配足张长权利润”等一些列不平等协议的目的。挤走小股东,用威吓等手段致使严洪波,袁子牛不敢来益阳,更不敢参与公司经营与管理。另一股势力就是暴力犯罪团伙,其中欧国庆因暴力犯罪判刑5年,释放才一年多,这一犯罪团伙分工明确,犯罪目的明确,手段残忍,张长权亲手几次打人,甚至连懦弱的女人都不放过。

  该犯罪团伙长期实施打砸,八次殴打他人,使公司不能正常经营,影响施工进度,本来一年竣工的工期拖了三年还没有完工,光银行利息损失就达几千万元。这难道不构成犯罪?

  按理说,张长权等人的犯罪行为应受到法律制裁。然而,打人事件不了了之,导致张长权更加肆无忌惮,张长权亲自动手殴打赵振宇、赵亚丽。为了掩人耳目,张长权收买、要挟证人,送给目睹事件经过的郭某2000元红包、酒一对,在派出所郭某顺其意愿的没有讲出事件真相。张长权、樊欣因此逃过了法律的惩处。

  张长权等人的丑恶行径激起了当地人民群众的愤怒,为避免事态的进一步发展,强烈要求有关部门严惩张长权等违法犯罪人员,坚决打掉这个黑社会团伙及其保护伞。www.bl0n6.com.cn